当前位置:金沙正网 > www.4166.com > 最赚钱基金大佬詹姆斯·西蒙斯:天才数学家奇袭

最赚钱基金大佬詹姆斯·西蒙斯:天才数学家奇袭

文章作者:www.4166.com 上传时间:2019-04-24

  天才数学家、量化投资鼻祖、“最赚钱的基金经理”……很难找到一个贴切的词来形容詹姆斯·西蒙斯。

  40岁前他醉心学术,被誉为天才数学家,40岁后则依靠数学模型和电脑“奇袭”华尔街。

  依据最新出炉的彭博对冲基金大佬资产排名,2018年,西蒙斯一年就从对冲基金中赚得了16亿美元(约合人民币108亿元),其个人总资产达到165.5亿美元(约合人民币1121亿元),成为世界上最富有的对冲基金经理。

  今年81岁的西蒙斯满头银发,爱穿颜色雅致的衬衫,蹬一双轻便的乐福鞋。他及其亲手创立的文艺复兴科技公司(Renaissance Technologies),都是那么低调,叫人看不真切,但成绩却是实打实的:旗下“文艺复兴机构股票基金”(RIEF)在对冲基金平均跌幅6.7%、被称为全球滚动熊市的2018年,实现了8.5%的回报率,对外部投资者关闭的大奖章基金(Medallion)则表现更好。

  一位大型对冲基金的基金经理说:“只有少数几个人改变了我们对市场的看法,凯恩斯是一个,巴菲特是一个,西蒙斯也是其中的一个。”

  西蒙斯从小酷爱数学和逻辑推理,3岁启蒙时便表现出非凡的数学天赋。他关注汽车消耗汽油,提出一个充满哲学意味的问题:如果油箱里的汽油每次只用一半,总会剩下另一半,这样汽油是不是永远不会被完全用尽?这个问题在西方被称作芝诺悖论,在东方则是中国古代大思想家庄子所言的“一尺之锤,日取其半,万世不竭”。

  从牛顿高中毕业,西蒙斯进入麻省理工学院数学系,师从著名数学家安布罗斯(Warren Arabrose)和辛格(I.M.Singer)。西蒙斯在大一便达到毕业生水平,并于1958年20岁时获得学士学位, 1962年23岁时在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拿到数学博士学位,一年后顺理成章成为哈佛大学数学系最年轻的教授之一。

  1968年,西蒙斯成为纽约州立石溪大学(Stony Brook University)的数学系主任,年仅30岁。西蒙斯在纽约州立石溪大学做了8年的纯数学研究,不仅使该校年轻的数学系茁壮成长,成了全美的数学圣地。

  西蒙斯还与华裔数学家陈省身一起合作研究。1974年,两人联合发表论文《典型群和几何不变式》,创立了著名的Chern-Simons理论。四十多年来,该几何理论被广泛应用到从超引力到黑洞的各大领域。时至今日,在西蒙斯办公室的一面墙上还挂着Chern-Simons方程式的相框。

  1976年,西蒙斯凭借在多位平面面积最小化研究的成果,获得几何和拓朴学领域的最高荣誉—维布伦奖。

  作为数学真爱粉,西蒙斯极少在公开场合谈论金融市场和交易心得,他最喜欢数学会议,更愿意交流几何学等数学问题,多次强调是数学使他走上了投资的成功之路。

  1978年,西蒙斯在挨着纽约州立石溪分校的商业区创立了一家私人投资基金Limroy。最初主要采用基本面分析方法,例如通过分析美联储货币政策和利率走向来判断市场价格走势。但在基本面投资中,和巴菲特比,数学家西蒙斯毫无竞争优势。

  1982年,西蒙斯创立文艺复兴科技公司,随后关闭Limroy,并在1988年3月推出旗下第一只基金产品—大奖章基金,最初主要涉及期货交易。

  “我一开始没想过要把数学运用到投资当中。但是过了一段时间以后,我开始搜集一些数据,试图将一些东西模型化。”20世纪80年代后期,西蒙斯开始放弃基本面交易,转向数量分析,相信逻辑和推理的数学家开始了“模型化”探索。

  “我是模型先生,不想进行基本面分析,模型的优势之一是可以降低风险。而依靠个人判断选股,你可能一夜暴富,也可能在第二天又输得精光。”后来,西蒙斯开始依靠数学模型和电脑,管理旗下的巨额基金,用数学模型捕捉市场机会,由电脑作出交易决策,开启了与巴菲特“价值投资”完全不同的交易方式。

  在纽约长岛的一处,绿树掩映之间有一座木头和玻璃结构的一层楼建筑,不明所以的人总以为那是一个数学研究所。实际上,那是西蒙斯的文艺复兴科技公司总部。甫一成立,西蒙斯就从昔日供职的单位挖走部分最厉害的数学家和建模专家。

  该公司几乎从不雇用华尔街人士或商学院毕业生,目前麾下近300名员工中,大部分专注研究和编程,近一半是数学、物理学、统计学等领域顶尖科学家。对此,西蒙斯直言不讳地说:“我们不雇用数理逻辑不好的学生。好的数学家需要直觉,对很多事情的发展总是有很强的好奇心,这对于战胜市场非常重要。”

  西蒙斯很重视公司氛围,每周都要和研究团队见一次面,共同探讨交易细节以及如何使交易策略更加完善。他还经常和员工及其家属们分享周末,曾一起飞去百慕大度假。与此同时,每一位员工都必须保守公司秘密。

  大奖章基金第一年获得8.8%的收益,第二年遭遇严重亏损,当年4月累计损失已高达30%,西蒙斯坚持要求停止交易、修正模型。由于对模型有分歧,西蒙斯和康奈尔大学顶尖的数学家埃克斯(James Ax)分道扬镳,请来普林斯顿大学的数学教授劳佛(Henry Laufer)为数学模型进行诊断。

  历时6个月,两人最后决定将过去模型中有关宏观经济数据的部分完全剔除,只留下技术性数据,在投资时进行短线方向性预测,同时交易很多品种,依靠在短期内完成的大量交易来获利,这一投资策略被沿用至今,被称为“壁虎式投资法”,成为大奖章基金独孤求败之本。

  “和流行的买入并长期持有的投资理念截然相反,市场的异常状态通常都是微小而且短暂的,我们随时都在买入卖出,我们依靠活跃赚钱。”西蒙斯透露,交易“要像壁虎一样,平时趴在墙上一动不动,蚊子一旦出现就迅速将其吃掉,然后恢复平静,等待下一个机会”。

  此后,大奖章基金一路开挂,拥有投资史上最优异的长期表现,成为全球收益率最高的基金之一:据不完全统计,1990年大奖章的净回报为55.9%;19882015年,27年间平均年化回报率达到35%,较索罗斯等大佬同期的投资表现高出10个百分点,是标普500指数收益率的3倍以上;在次贷危机最低谷的2008年,大奖章基金实现98.2%的收益,而同期标普500指数暴跌38.5%;20012013年,大奖章基金最差的年度收益是21%,这还是扣除5%的管理费和44%的业绩提成费后实现的,两项费用均高出同类基金的一倍以上。

  1993年,大奖章基金规模达到2.7亿美元时,开始停止接受新资金,转为只对内部员工开放的基金。此外,文艺复兴科技公司旗下还有多只对外部投资者开放的基金,其中较为知名的有三只:侧重于投资美国股市的“文艺复兴股票基金”(RIEF)曾在2011年位居收益率排行榜榜首;专注于期货交易的“文艺复兴期货基金”(RIFF)在2011年仅实现盈利率增长1.84%,资产规模达到40亿美元;近年刚刚对外开放的“文艺复兴多元化Alpha基金”(RIDAF)至2016年年初的年化收益率为10.48%。

  2010年,西蒙斯退居二线,仅担任公司控股股东和董事会主席,参与公司的重大决策,同年9月,西蒙斯签署书面承诺,将毕生大部分财产捐给慈善事业。

  2014年7月的《纽约时报》用“探索者(Seeker)、行动者(Doer)、奉献者(Giver)、思考者(Ponderer)”四个词来形容西蒙斯,为他的一生写下注解。

  “我不是世界上最聪明的人。要是参加数学竞赛,我的表现不一定好。但我喜欢沉思,一遍遍地思考。事实证明,这种方法很不错。”谈及自身成就,这位耄耋老人并未夸夸其谈,而选择谦逊淡然处之。

转载请注明来源:最赚钱基金大佬詹姆斯·西蒙斯:天才数学家奇袭